Fei’s Website Everything about Fei

December 27, 2007

围棋趣事

Filed under: 往事如风 — Fei @ 6:05 am

说起围棋,我还遇到一件很有趣的事。那时我在Princeton,围棋协会的头是我的一个朋友。有一次围棋协会举办一个丰云和棋友对弈的活动。丰云是中国第一个女九段。我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她时她还是中国国家队队员,谁想到几年之后她已经在New Brunswick开了一个围棋学校。来Princeton也是看看能不能也办个班。丰云来Princeton,我自然要去见识见识。就早早地到了International Center。丰云和一圈人下棋,丰云执白,其他人执黑,丰云是又让先又让子。丰云和一人下完一手后就和下一个人下,而那人就有丰云下一圈人的时间去考虑下一手棋。一般来说,丰云和这些业余选手下棋每手也就考虑两三秒钟,有时还要等对手想棋。而像我这样业余的业余选手也就是站在旁边看看热闹。。。

那些下棋的业余选手中有一个人叫Philip Warren Anderson,是Princeton物理系教授,1977年若贝尔奖获得者。这老头挺有意思的,喜欢下围棋。那次我正好站在Anderson旁边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底。Anderson和丰云有一块棋在对杀,眼看黑棋不行了。这时丰云下了一手,就转到和下一个人对弈了。Anderson看着棋盘,犹犹豫豫地下了一手,随即又后悔了,把棋子拿了起来。。。谁知他没有拿起刚刚放下的那颗棋子,而是那粒棋子旁边的一颗棋子。。。这个小小的错误导致了形势完全不同了,白棋被无缘无故的紧了一口气。我和其他几个观望的人都在旁边睁大了眼睛,互相看着,可就是不敢出声。不一会丰云转了回来,我就仔细地看她的表情。只见她拿了粒白子就想往下放,可放到一半又收了回来,眉头稍微皱了皱,也没出声。我当时就觉得她看出来不对了。她站在那儿静思了二十几秒钟,下了一手,就静静地转身了。这样又下了几手,原来应该黑棋死的棋变成了白棋死了。Anderson指了指那死了的白棋,很得意地看了看丰云。丰云也指了指利用那死了的白棋构筑的外势,意思是那是一个转换。一切竟在不言中。

不一会,Anderson和丰云又有一块棋对杀。Anderson指了指他的黑棋,很confident的说:一,二,三,四,我有四口气。丰云也不甘示弱,数着白棋的气:一,二,三,四,我也有四口气。然后顿了顿,说:现在是我走。。。 🙂 Anderson实在是太可爱了。。。

后来CCTV来Princeton拍纪录片,我随口讲了这个故事,他们觉得挺好,要放到片子里。可我们觉得这样有损Anderson的光辉形象,就扣了下来。

再后来那位围棋协会的掌门人毕业了,就把围棋协会officer的职位禅让给我另外两个朋友。可这俩人都不会下围棋,也对下围棋不感兴趣。。。整个协会就衰落下来。。。现在这俩人也毕业了,不知道围棋协会现在怎么样了。。。

3 Comments

  1. 好玩,我下个月也要到NB,丰云在哪个城市办的围棋学校,我也想教围棋

    Comment by yunfeng — September 15, 2012 @ 3:21 pm

  2. 麻烦和我联系一下谢谢。yunfeng.li.nb@gmail.com

    Comment by yunfeng — September 15, 2012 @ 3:25 pm

  3. 那是快十年前的事了,很多事情都变了。我很早就离开Princeton了,现在对那边情况不了解。你可问问其他人,或网上搜一下。

    Comment by Fei — September 18, 2012 @ 9:14 am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

Sorry,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.

Powered by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