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这个人是很superstitious的。有时候觉得自己能够改变未来,至少能够预测未来。有时就对未来做一些无聊的猜测,猜中了呢就觉得自己很准,猜不中呢就觉得自己在subconscious其实是猜中的。反正怎么说都是我对。而且我觉得所有人都有这个能力,只是没有发掘出来罢了。 其实去年我经历了一件很奇特的事情。somehow confirm 了我的superstition。那事情发生过后我讲给了几个朋友听。最近又告诉了一位朋友,发现自己很多细节都忘记了。唉,就写下来吧。虽然知道是要挨骂的。。。。 那是一件很不幸的事。去年五月九号,中午,我正在Toastmaster meeting里,突然收到沈大叔的电话。他这个人,一年也想不到给我打个电话,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呢?出去一听,是一个噩耗。。。Mabel突然去世了,当时就觉得天旋地转。下午给Jim打电话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一个劲的哭。这里插一句,我这个人还是挺感情的,平时也看不出来,可感情到了的时候也不会压抑自己。就像我坐过山车总是叫出声一样。想叫就叫,想哭就哭。怕什么。。。。(不许笑)。。。 我也是不善于改变的。下班后竟然还去 Stanford参加一个讲座,因为那是计划好的。。。当时开车的时候真是惊险,也不知自己怎么想的,差点出车祸。。。看来精神不稳的时候真不能开车。。。讲座回来开车时给刘老师打个电话,问问他的计划。他说他要开车回Princeton参加Mabel的葬礼。我想我是不是也回去一趟,参加葬礼,再看看朋友。回家后就查机票价格,发觉UA的飞机票还真不贵。。。不过当时看飞机行程的时候觉得感觉不太对。当时也没在意。后来打电话给我老板和我父母,征得他们的同意。就正式订机票了。 那时就发觉感觉不对在什么地方了。订去Princeton的飞机行程的时候还好,可订回来的的行程就 somehow总觉得有一种下坠的感觉。不管我选哪一趟飞机都是这个感觉,觉得很奇。当时就想,飞机会不会掉下来。我以前也坐过几十次飞机,订票的时候从来没有这个感觉。当时有一点犹豫是不是买飞机票。不过觉得根据这点就不回去也太说不通了,想想还说,订吧,要是会掉下来的话我也要用我的运气去把它 cancel掉。订票的时候就不把飞机掉不掉下来考虑在内(反正感觉都是要掉下来的)。而是想什么时候回来可以把在Princeton的计划都做完,就订了星期二下午回来的飞机。 订完了后看着那receipt就感觉下坠。眼睛一闭就看见飞机向下俯冲的画面。晚上睡觉的时候做了很多梦,都是飞机下掉的梦。。。而且全都是从Princeton回来的那趟飞机。对去Princeton那趟飞机一点感觉都没有。星期三如此,星期四也如此。那两天只要眼睛一闭就想到回来的飞机下坠,次数不下三四十次。当时想,得,掉就掉吧。但如果要我父母赶快来美国的话他们得有护照。。。当时护照在我这边。。。于是我星期五一早赶快把护照送到邮局用特快专递寄回去。还好是回来的时候掉,那时候护照应该就寄到了。。。 星期五晚上在等飞机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感觉很奇怪。就闭着眼睛拼命想,去的时候掉不掉?没啥感觉。。。去的时候掉不掉?还是没感觉。。。我还有意的picture去的飞机向下掉的画面,可觉得很费劲,脑子一松神,飞机又飞上去了。就怎么也弄不下来。可回来的飞机就不一样了,不用想要不要掉。只要一想到那趟飞机,就觉得要掉下来。脑子里就想像着托着那架飞机,不让它掉下来。可飞了才不会,就托不住了,总是要向下掉。。。。okay… that’s interesting… I thought… 到了Princeton之后事情就很多了,参加葬礼,见同学。。。很忙。。。好象是星期天的什么时候,我突然想起我怎么不觉得飞机会掉下来了呢?我就在脑子里问了我好几次:飞机会掉下来吗?什么感觉也没有。好吧。。。不掉就不掉吧。。。 星期二回来的时候时间很紧,赶火车快来不及了。满小姐还在电话里教我怎么翻墙从窗户上爬进她家拿我的行李。。。幸好火车还是赶上了。到飞机场的时候离飞机起飞的时候已经不远了。。我赶快去check-in。我一看电脑,heh?不对,怎么飞机是第二天早上的呢?那可不行。我立刻叫来航空公司的人,问怎么回事。。。她告诉我,飞机cancel了。。。就帮我转到Continental去了。。。手续都办好后我还不死心,问:why it was canceled? 回答道:mechanical problems。我坐过几十次飞机,第一次遇见飞机cancel了,还是因为机器故障。。。 okay,我还是没有坐那趟飞机。。。幸好问题发现的早。。。要不然就说不定真的掉下来了。。。去Continental的时候我也问自己好几次飞机会不会掉下来。。。答案都是否定的。。就放心的去了。。。。…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