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i’s Website Everything about Fei

January 19, 2009

追悼陈旭宁

Filed under: 往事如风 — Fei @ 10:06 pm
Xuning Chen

我一直不敢相信我今天站在这里,跟大家讲述我所认识的陈旭宁。我认识陈旭宁已有12年了。12年,是一个轮回。如今我又回到轮回的起点,追悼陈旭宁。

我比陈旭宁高一届,是她的嫡系师兄。我是北大微电子96级。陈旭宁是微电子97级。她大一的时候就有向我问些问题。大学时交往不是很深,只知道她成绩很好,是97第一名。大四时我和她先后进入SOI组做毕设,指导老师同是黄如,只是时间上差了一年。

大学毕业后我去了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系计算机工程专业读博士。一年后,她也来到相同的大学,读相同的专业。那时候普林斯顿CE有三名微电子的学生,95的王维东,96的我,和97的陈旭宁。那时候王维东经常带我们去New Brunswick的美东买菜,有时也请我们去他家吃饭。

研二时我突然突发奇想去竞选ACSS主席。陈旭宁投票时就遇到了很大的难题,一位竞选者是她同级好友,另一位不速之客就是她的师兄我。她想来想去还是投给了我。没想到她这一票就改变了选举的结果。记得她得知结果后在equad门口碰见我,用她特有的语调说:“哎呀,要早知道这样就不选你了,这让我怎么交代呀。”话虽这么说,她还是挺支持我的工作的,在我的board里做体育部长。为当时的中国学生做了很多事。当时我做的第一件事是接新生,那是陈旭宁陪着我先坐NJ Transit,再坐地铁,机场 大巴,去JFK机场。所以有些人来美国见到的第一个中国人就是陈旭宁。我在ACSS做的最后一件事是去纽约欢送纽约领事馆总领事回国,也是陈旭宁陪着我去的。这中间的中秋晚会,春节晚会,以及其他很多活动,她都做出了很多贡献。作为体育部长,她在秋季组织了台球比赛,自己拿了第一名;春季组织了羽毛球比赛,自己双打也拿了名次。这让我怀疑她是不是有些以权谋私,但她一切都做得很公开,公正。

普林斯顿是个很小的地方。我经常在lounge里,校园内以及一些活动上碰见她,聊聊天。也记不清了。在我05年回普林斯顿答辩的最后一两天,那是十月初。谢芬告诉我陈旭宁身体不太好,嘴唇发白,正在校医院检查。我当时也没有在意。但回到加州后不久就听说她得的是癌症。当时我非常震惊,但又有点害怕和她接触,怕给她负担。网上聊了几次,也不敢多触及这个话题。只是知道她回国开刀,恢复得挺好。

她07年7月初来加州找工作,我和她的接触又多了起来。她很好客,经常邀请大家去她家玩。我组织BBQ时也总邀请她,虽然知道她不能来。她也邀请我们BBQ后去她家玩。

陈旭宁是个很乐观,积极向上的人,任何时候都很开心。不知到的人完全感觉不到她患有重病。她在谈论病情时也没有忧伤,像是讲述其他人的事情。这让我非常佩服她的坚毅。当我知道她复发后,去她家探望,悄悄问她怎么办。她微微露出一丝忧愁,说:“唉,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,还要挨一刀。”当时我就心一沉,说不出话来。她不一会情绪又恢复平静,反过来安慰我。

我12月19号在三藩见过黄如后送肖建宏去陈旭宁家。陈旭宁正在跟谢芬他们打牌,我就稍微聊了两句。陈旭宁还是用她平常的语气说,如果能够挨到Christmas就请大家。我又不知说什么好,只是让她注意身体,好好休息。

很庆幸陈旭宁在最后一年里找到了她的真爱,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。陈旭宁生命虽短,但她会永远活在我的心中。我相信,也会永远活在大家的心中。

3 Comments

  1. 昨晚我才得知她去世的消息,我是她初中同学,后来为了保研的事在北大见过她一次,想不到再次得知她的消息居然这么惨痛。。。
    她姐妹三个,她是最争气的了。。。
    唉,真是。。。

    Comment by bill — February 25, 2009 @ 9:36 pm

  2. 真的假的,太震惊了!我今天从qq上的同学提起,简直不敢相信!于是就在baidu搜索了一下,竟然是这种结果!她,是的初中同学,高中校友。天妒英才啊!

    Comment by mike — June 19, 2009 @ 8:54 pm

  3.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,唉,英才。。。我们同村的,与我同岁,感觉不敢相信!

    Comment by ROMANNE — July 19, 2009 @ 3:22 pm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

Sorry,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.

Powered by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