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总觉得自己很奇怪,遇到些很奇特的事情。就拿以前写过的一篇blog“奇事”来说,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而我对以前做过的一个梦也觉得很奇怪。不过那个梦还是好解释。那年我有一个好朋友Princeton毕业。他挺有个性的,本科读的是物理专业,研究生报考经济专业。当时拿了好多offer,最后在Yale和Stanford中选。我当时在硅谷,自然怂恿他来Stanford了。Stanford经济排名第四,Yale只有20来名。想来也是来Stanford。不过他更有个性,为了Yale经济系下的一个方向,去了Yale,把我给抛弃了。害得我做了那个梦。不过现在他也后悔了。。。这是后话。 昨天又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很奇特。这梦又预示着什么呢? 这个梦创造了几个第一。首先这梦特别长,一般来说,虽然有的梦感觉很长,但实际上只有十几分钟(科学检测出来的)。不过这梦是我在半睡半醒中做的,做到一半我还迷迷糊糊睁开眼看看天。刚开始做的时候天还是黑的,等到做完了天完全变亮了。梦长起码有一两个小时。其次这梦完全和我没有关系,我都不在梦里面。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类型的梦。梦里面我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看一场电影,还是个悬疑电影,梦里用了很多电影切换场景的技术。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某个导演在构思一部大片,结果他的脑电波被我接收到了,就成就了我的梦。那我先给大家一个preview吧。:-) 做的电影梦结束后我还想,是不是立刻醒来把梦写下来,省得忘了。心里正在犹豫中,就发觉梦里好多情节已经记不清了。于是下定决心,起来写梦。那时时间是早上8:30。 下面是我当时回忆的梦。中间很多情节记不清了,只记得开头和结尾。 在梦的刚开始,几个穿黑西装,打黑领带的人(好象是FBI)来到一个很邋遢的俱乐部,里面很脏乱差。他们刚进去就有一群嬉皮士和他们抗争(有些打斗的动作)。但那些嬉皮士完全不是对手,一下子就被制服了。这时有一个长镜头慢慢扫过俱乐部,表现嬉皮士们被制服了。只记得其中一个是在一个慢慢向上的平楼梯,一边是木头墙,上面挂了好些老照片(就像有些俱乐部一样),一边是铁栏杆(有点像残疾人的通道,只是在室内,光线很昏暗),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被穿西装的人摁在栏杆上。最后镜头扫到一个长得很丑的人坐在地上,脸极度扭曲,很恐怖的样子(当时吓了我一跳)。那群黑衣人是来找东西的,很快制服嬉皮士后他们就在俱乐部后面的办公室翻箱倒柜的找东西(办公室一面是个巨大的玻璃,镜头在外面,但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面)。黑衣人里有一个人是女的,很漂亮,也很酷。很快这女的找到要找的东西(忘了那东西啥样了,只记得大概和一本厚厚的letter大小的书差不多大),就拿在手上。这时镜头转到办公室里,镜头上方是一群黑衣人,下方是一个被打败了的坐在地上的嬉皮士。这时头领一声令下,黑衣人们就撤了。镜头下方的嬉皮士(长得挺帅的,后来发现他是主人翁)从地上爬起来,大叫:“NO!”(这时候完全觉得黑衣人是好人,但很快就发觉想错了。) 镜头立刻切到几个月前。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完全不记得了。只记得是讲述那东西的来源,怎么重要。黑衣人和嬉皮士为了抢这东西发生的种种事情。梦真的做得很长,我那时是在半睡半醒之间,可以明显感到刚开始时天还很黑,然后慢慢的天就亮了,真像看电影一样。中间那段时间发现开头那个长得很丑的人其实是嬉皮士的头(人不可貌相)。黑衣人是反派,而嬉皮士才是好人。期间一个情节是那主人翁和黑衣女子打对手,那时主人翁和黑衣女子打架时突然发觉很奇怪,不由自主的叫了声:“咦?”。下面就看见主人翁逃走了,而黑衣女也向另一个方向跑去。当时我非常奇怪(这些到梦的最后才有答案)。 黑衣人虽然想抢那东西,但一直都没有抢到。到了梦的最后,出现了和开头一模一样的场景(这也可能是我为什么能记住开头的缘由)。黑衣人到了邋遢的俱乐部,嬉皮士们出来抗争,被制服,黑衣人找东西,女黑衣人找到那东西,撤离撤离俱乐部,主人翁大叫:“NO!” 然后出现了开头没有出现的镜头。出了俱乐部后,那女黑衣人突然撒腿就跑,其他黑衣人先是一愣,反应过来后就疯狂的追,还调动警察等等。当时觉得奇怪,追一个自己人还这么劳师动众。那女黑衣人跑到一个像是地铁站的地方。她先是到了一个商店,把那东西藏在一个装饰物内(装饰物是像一个竖着的超大鸡蛋,中空的,上半截和下半截可以打开放东西,我忘了叫什么名字了)。然后她想上一辆像QQ的小车,但被旁边两位工作人员拦下来,要看身份证,黑衣女就给了他们身份证,坐到QQ车里(她是从QQ的右门坐进去的,右面是驾驶座,看来事情的发生地是在英国了)。其中一个工作人员因为某种事情和旁边另外一个等QQ的人吵,另一个工作人员就和他打手势,要他先把黑衣女的身份证验证一下。于是第一个工作人员就在一台机子上刷了一下那身份证。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屏幕上显示的不是身份信息,而是现有”余额¥0.05″。那身份证看上去像身份证,但其实是多次用的车票。两个工作人员露出奇怪的表情,往QQ里看。黑衣女突然从QQ左门走出来,谁也没想到她突然躺进另一个透明容器,容器是半倾斜的,上半是透明的盖子,下半是不透明的。工作人员突然很紧张,大叫:“不要!”,但已经晚了,黑衣女按了一个按钮,容器内烟雾一起,她消失了。这是才从别人口中知道,那女的其实是个机器人,那容器是为了dispose机器人而设的。如果是人的话是不会被dispose掉的。 镜头又到了那主人翁,他在那家店里的装饰物里找到的那东西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这是镜头有切到那黑衣女和主人翁打对手的场面,主人翁说了声:“咦?”,他发觉那黑衣女是机器人(好像就是从女的身份证是地铁票联想到的)。那主人翁又是个电脑专家,他用对付机器人的手法把那黑衣女制服,打开机器人的脑袋,改装了一下。这下那黑衣女成了嬉皮士在黑衣人的密探。 至此所有疑团都有解决。… Read More


Stanford University entrepreneur corner is a great source for entrepreneurs. Every week, an entrepreneur is invited to give a talk on his or her expertise, focusing on business and entrepreneur of course. An MP3 of the  talk can actually be downloaded from the website, which provides a unique learning opportunity for people who cannot attend…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