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梦到了很多细节,好像亲身经历的一样。觉得这件事很奇。不过醒来之后很多细节都忘记了,只记得一些梗概。就把这梗概写下来吧,省得以后都忘了。。。 那是我从普林斯顿毕业以后被耶鲁的研究生院录取了,就前去报道。不过我去的地方不是New Haven的总部,而是西域的一个分部。那时已经是初冬,耶鲁的研究生院在一座很高的山的山脚(凌霄山?),外面已经下了小雪。我老远就看见耶鲁那石头垒成的四四方方的口字型楼。楼有三、四层高。在口字的一角,有一个凹进去的门和楼梯。外面挂着一幅耶鲁一个college的盾牌招牌。这座楼是耶鲁的一个college。这楼的后面还有几座类似的楼。楼的前面有一道栅栏,把里面的楼都围起来,好像一个山寨一样。我看看好像是要去这栋楼,就把我大大小小的行李都搬了进去。那时还不知道住在哪儿,就把行李放在走廊里,自己去办手续。楼里面暖气很足,我也就穿着一件T-shirt,在楼里到处跑。有一次排队的时候看见前面那人是位年纪很大的妇人,就和她聊了起来。发现她是耶鲁董事局的副董事长(梦中如此),而且也认识我的host family。就一起伤心了一阵。之后她跟我说可以晚上一起吃晚饭,就道别各做各事了。之间又和她碰到几次,但都不记得说了些啥了。那时我在嘀咕耶鲁的效率怎么这么慢,都几个小时了,我还不知道要住在哪儿。转眼就到晚上了,就和那妇人在dining hall一个很优雅的地方一起用餐。餐中我向她抱怨到手续没办完,不知道什么地方住。她到很爽快,说她会打声招呼,会有人帮我的。吃完饭后我就回到我放行李的走廊,闲逛了一会。就发现有几个长得很高,很粗壮的人向我奔来。其中一个人问我的名字,我就告诉了他,心里想,这关系还真有用,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。谁知其他人扛起我的行李就往外面跑。我急了,忙问他们干什么。他们反问,你不是要到你住的地方吗?我答道,是呀。他们说,这就对了,你学的专业和你住的地方不是这儿,是一个叫cupertino的地方,离这儿开车90分钟。他们就把我的行李往楼外一个很小的车上扔,那车比美国的车小很多,和欧洲的小车类似。然后他们上了车向我招手(也不知这小车怎么坐的下那么多人的)。我听他们一说才想起当时申请的时候看到说耶鲁在cupertino有一个分校的分校,旁边有一幅图,那是一个很小的两层楼的系,房子也不是石头的,感觉很孤零零的样子。当时只瞟了一眼,一点也没有在意,可没想到自己竟真的被分配到那儿去了。我真是怨恨交加,大声叫道:I don’t want to go to Cupertino。我要知道要去那儿就不申请了。。。 这一叫就把我给叫醒了。。。醒来之后好久我还想自己有没有真的去了耶鲁的那研究生院。。。… Read More


前一段日子,我穿了多年的一件衬衫终于被穿了一个洞,我只好很不情愿的把它丢进了垃圾堆。唉,以后再也穿不了了。。。 这可不是件普通的衬衫,这可是北大的黄老师千里迢迢到Princeton陪我逛街时买的。那时是冬天,外面下着大雪。干什么好呢?就逛mall吧。于是一行几人就开车到附近的Quakerbridge mall,打发时间。到了Macy’s时,发现Ralph Lauren有25% off。我可高兴了,老早就看中一件jacket了,就是觉得太贵,一直舍不得买。。。这次可好,有折扣。我一马当先,跑到柜台前,拿了一件穿在身上。过了一会其他人走过来。我很高兴地问他们觉得怎么样。谁知黄老师只瞟了一眼就说不好看:这么小,包在身上,一点也不大气。我当时一下子就掉进了冰窟,沮丧得很。黄老师大手一挥,说,我来帮你挑吧。她很快就帮我选了两件,一件T-shirt,另一件就是这件衬衫了,说,穿上去保证好看。我也就糊里不糊涂地买了下来。 回去以后发现这两件衣服还真的很好看,就经常穿它们。我也不是没有其他的衬衫,可都被我打入了冷宫。只有几件还看得顺眼,被我反复穿。。。其结果自然是,新的穿旧了,旧的穿破了。。。那件T-shirt也是我的最爱,有点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穿它。虽然穿了很多,可感觉还是很新的样子。希望一直这样就好了。。。 我真对我的审美能力完全丧失了信心,稍微喜欢一点的衣服都不是我选的。。。看来以后逛mall还是要找mm一起逛的。。。 特撰此文,悼念那躺在垃圾桶里的衬衫。。。… Read More


Preamble: This article is a description of my year 2005, supposedly accompanying my pictures for that year on my website. but I post it here anyway… it is just a snapshot of the article… future updates will only be made at the website… What a year! I have to say… I was soooo happy at… Read More


Preamble: This article is a description of my year 2006, supposedly accompanying my pictures for that year on my website. but I post it here anyway… it is just a snapshot of the article… future updates will only be made at the website… 2006 is a special year for me. I finally got the highest… Read More


Today, Oct. 7th, is the annual Blue Angels flight demonstration show at San Francisco. WOW! That’s the only word I can describe it. It is my first time watching a flight demonstration, live, ever… Plus, I did not watch it at any of the piers, where tons of people must have packed every inch of space.… Read More


也不知道怎么的,最近做事有些心不在焉。。可能和睡觉不好有关系,可又说不准。。。所以才发生一些让我很embarrassing的事。。。 那是上个星期二,中秋节。。。和一些朋友吃晚饭。。。和那些人也不是很熟。。。刚在餐桌旁坐下的时候想和旁边的人认识一下。。哪知他第一句话就是:上次和你一起吃饭的时候你也穿着这身衣服。。。oops。。。我什么话还没说呢。。。凭他说,我那时的架势就是想介绍自己的样子。。。不过我也不以为意,我就是记不住人,小时候就是这样。。。典型的intuitive type的人。。。随后又和他聊了起来。。。 前一个星期六我刚参加了个讲座,里面做了些性格测试。。还有一些小游戏,我觉得很有意思。。。发现不同的人看事情、想问题的方法还是很不一样的。。。以前一直说的推己知人还是很不正确的。。。。btw,我的性格是INTJ type。。。有兴趣的人可以看here 。 由于刚刚发现了新大陆,见着人就想问他的性格是什么样的。。。想看看他们做事像不像。。。所以在餐桌上聊了一会突然就问了那人有没有做过心理测试。。。话刚出口,就觉得自己问的不对。。。心理和性格是两回事。。。他也没有什么反应。。。就立刻又问了一次。。。问了后他还是没什么反应。。。但他旁边那人好像不太对劲了。。。我突然觉得好像问错话了。。我问的不是性格测试。。。但是什么又想不清楚。。。忙问,我刚才问了什么?well。。。我又说错一个字。。。问成性别测试了。。。damn。。。这种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。。。这可是extremely insulting的。。。这件事当场就给这席晚饭定了基调。。。成为大家攻击的对象。。。好在他大人大量,也没有怎么追究。。。 不过这件事让我想起前一个星期发生的类似的事。。。那时我有一个朋友过来开会,和这边人聚餐一下。。。当时组织者给我打电话,问我岳阳楼和香辣轩选哪一个。。。我还说,就香辣轩吧。。。可我当时心里不知怎么想成了川蜀园。。。后来我去接那位朋友。。。出了hotel后就向川蜀园跑。。。走880,280,stevens creek。。。但我在280上竟然上了17号路。。。走着走着发现两边都是树,前面就是山。。。oops,走错路了。赶快调头。。又过了七分钟到了川蜀园,发现餐馆没灯。。。不对。。。打电话再问。。。。。。。等到了正确的餐馆时已经晚了50十分钟了。。。别人一个个都饿得像猴子似的。。。。。。真是太不好意思了。。。。//bow Anyway,希望这些事不要再重演。。。希望睡个好觉。。。。。。。。… Read More


几天前一位朋友突然搞到两张旧金山交响乐团音乐会的票,就一起去见识见识。hoho,真要感谢我的朋友了。。。这还不是一般的音乐会,是07-08 season opening gala,自然很盛大。去音乐会服装要很正式的。我就把我很久没穿的西服又拿了出来,戴上Princeton black and orange stripe 的领带。开车去三藩。 音乐厅是在city hall旁边的symphony hall。我停下车后还有点忐忑,不知穿的得体与否。从停车场走出来的时候发现有些人还穿着sports jacket,觉得我是不是穿得太正式了。。。可后来发现那些人全进了旁边的opera hall。而去symphony hall的人好多都打着领结,有些人打的领带也是深色杂着些小花纹,又觉得我的领带太艳。。。很久没有看人穿这么正式了,好像又回到Princeton时代。。每个人穿得都很亮眼。。只是大多数人都是中年人和老头老太太。。。 这次真的体验到美国人的奢侈生活。八点半的音乐会,七点半的reception。有火柴盒大小的三明治,小鸡肉串,像小烧麦一样的点心,wine。。。我就在那儿不停的吃。。。哈哈。。。 音乐会开始后MTT(the director)上台,才发觉他原来个子并不高。可他很喜欢做各种夸张的动作,很有趣。刚开始他介绍的时候突然喇叭里传出一个女生的声音。。他显得很惊奇,把话筒摆来摆去,还放到头后。。。引起大家一阵笑声。。等Fleming出来唱歌的时候他突然给Fleming一串项链,那时Fleming就要唱了,只好把项链挂在手上。唱完后下台前又硬塞给MTT。。。幕间休息后有些人进来晚了,他又转回头看那些人,把手放在眉前,要看得仔细些,像孙悟空一样。。。那Fleming也把两手握成拳状,顶在腰间,像个悍妇一样,又引起大家一阵哄笑。。。 其实我对交响乐并不懂的,平时听CD也只是听个热闹。。。不过在现场听还是很不一样的,很有感觉。看着MTT挥着双手,也能听出音调出来,就是记不住。。。音乐厅里喇叭都没有,乐器的声音,Fleming的歌声都能传到大厅的最后部,还很清晰,觉得很牛。。。有趣的是乐队里有两个竖琴,或者是我认为是竖琴的东西。。。可弹竖琴的两人一个是秃顶的老头,一个是白发老头。。。大煞了弹竖琴的韵味。。 刚开始也不知道Fleming是什么人。。但看了介绍发觉还是很牛的。。。two time grammy award winner,应该很牛了吧。。。只见她一下子唱法文,一下子唱意大利文。。只是没有一个字我听得懂。。。 休息的时候还碰到一个不认识的Princeton alum。。。我当时正在看介绍,突然听到有人在旁边叫 Princeton man。。。原来有人看到我的领带了。。就和他寒暄了一番。。。不过他肯定认为我是本科生了。。。 在听音乐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以前听的一些音乐会。。。我第一次听音乐会是我离开中国的前一天晚上。。去了中央民族乐团在北京音乐厅的一场民族交响乐。。感觉很震撼。。。不过那也是一次很伤感的经历。。。(此处略去二百字)。。。到了Princeton之后在McCarter Theatre也听了一些。。。只是都没有什么印象了。。。有时话剧、歌舞剧都有乐团伴奏的。。。可那不能算吧。。。好像听过一次钢琴独奏。。。Yo-Yo Ma那次人太多,没有去成。。。觉得很遗憾。。现在想来,我真的很浪费。。每年十次免费入场的机会只用了一年半。。其他时间都浪费了。。。悔呀。。。 第一次听University Orchestra演奏还是陪同CCTV摄制组。那时CCTV要拍一部百所名校的纪录片,在Alexandar Hall听了一次。其实演奏的时候是不能摄像的。当时我们已经被告知不能摄像了。演奏开始前有人来赶我们走,但被我们好说歹说留了下来,坐在二楼。演奏的时候那个侨报记者,也是这边联络人,看看周围没有人,使劲给摄像的人打眼色、做手势,要那人偷偷摄些镜头。。。可那人有点心虚,不敢。。。侨报记者发现那人不听从,很着急,一下子把摄影机抢了过来。来回扫了好几次。。。我在旁边也很紧张的看着有没有人来。。。这也算是一次偷拍了。。。后来那些镜头竟然出现在纪录片里。只可惜前面有一个大柱子,挡住了不少景色。。。 后来有一位朋友在University Orchestra拉小提琴,我和一些朋友还穿得猴头鼠面的去捧场。坐在边上的二楼,正好对着她。。。一辈子没看过这么搞笑的演奏。只见她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偷笑,不时和坐在旁边的一个小提琴手打打眼色,有时还聊两句。。。等结束后问她,她说,前面那人好像喝醉酒一样,拉得走调的一塌糊涂。。。。oops。。。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听出来。。。再后来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听她练钢琴。那是在音乐系的一个地下练琴室。发现练琴其实很无聊的,总是弹一些很难很单调的音阶。。。比弹乐曲差远了。。。她还给我们弹了两首她自己作词作曲的歌。。。我当时就崇拜的不行了。。。不过等两年后见到她时再问她有没有写歌。。。她说,No,自从失恋以后就再也写不出来了。。。。啊。。。。 话说回来,这次音乐会结束后还有个post symphony party,在city hall。。。也算去了一次city hall了。。。那第一层全是用来开party的,分三个大厅。这party真显示了旧金山人奢侈的生活。。。里面有不少小饭馆的厨师现做点心。。我吃了些Sushi(酱爆辣),salmon,tuna,及一些不知名的小sandwich。。。每个都做得精致之极。。。里面还有个dance floor,有人在唱歌,别人就在跳舞。。。和以前一样,歌很熟悉,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歌。。。我又突然想起在Princeton的时候了。。。这摆设真和reunion时的tent party一模一样。。。我可是去了四次reunion,在5th reunion tent里跳舞,觉得很enjoy。。。又想起和朋友去eating club跳舞。。。charter,colonial,quad。。。OMG。。those good old days are all gone forever。。。于是又蹦进舞池,跳了几首。。。也算是怀旧一把。。。 我第二天还要上班。。。等到十二点钟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city hall,回家。。。再次感谢我的朋友。。。现在就要想怎么还情了。。。… Read More


Preamble: This article was finished almost a year ago, shortly after I first created the series of 9.11 and the article describing my experience on that day. However, I never intended to post it on the blog in the past year. A lot of things have happened in the past year. I still remember the… Read More


现在我也不怎么运动,羽毛球也打得很烂。谁能想到我小时候是市羽毛球队的呢? 那也是我小学的一段插曲吧。刚上小学的时候有一次体校的人来选苗子,只见他从我们座位间的过道走来走去,我就莫名其妙的被选上了。。。父母也同意,就开始了近一年体校生涯。下午上完课就走到市体校,训练。那时人实在太小,羽毛球拍比我的手臂长很多,羽毛球网比我的个子要高很多。。。很多年后当我再走进羽毛球场时,才惊奇的发现那网才到我的胸部。。。 那时每天都训练到很晚,天都黑了。。。每次训练完出来的时候,外面都有很多家长等着接小孩。我的爸爸也在其中。刚开始的几个星期有很多很多的学生,绕着羽毛球场跑的时候,长长的一粗条,头和尾都快接起来了。。。可过了一些时候,我突然发现人少了很多。。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。。。有一次教练要我们观看高年级的队员训练,只看见那人蹦来蹦去,每个球都平抽回去。。。教练就对我们说,他要去省队了,你们好好练,以后也会去省队的。。。 我们训练了很久才让我们接触羽毛球拍,那时我觉得羽毛球拍真是好大呀,好重呀。。。我要挥动整个手臂才能带动球拍。第一个学的动作是高远球,就是用力把球打到对方半场的底线附近,然后球突然失去动力,垂直掉下来。记得有一次教练在对方半场中部放了一个板凳,给我一桶羽毛球,要我对准那板凳发球。。。我这人做事很认真的,就站在这边底线后,一板一眼的发球,直到把所有球发完。。。教练来检查的时候我跟他说发的不好,只有两球打到板凳。。。教练还来安慰我,说只要打到板凳附近就行了。。。也许正是我做事认真,教练有一次还专门带我到他的办公室,给我开小灶。。。好像教练对我有很大希望。。。 可事不凑巧,教练刚给我开小灶不久,我父母就决定我中断羽毛球的训练。。。理由是训练影响我的学习。我当时成绩本来就不好,训练后就更差了。。。父母的话当然要听的了,所以我就毅然的停止训练。。。只是刚停的时候每天下午总有点要去训练的欲望。。。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。。。我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。。。有一天下课,我在教室前玩耍,突然一个人叫我的名字。。我一看,好像认识,是一个比我高几年在体校练羽毛球的学生。。。他先给我五块钱,说是练羽毛球发的。。。然后问我为什么不去训练。。我就告诉他我不去了。。。这也是我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练球的收入。。。 又过了几年。。。那时我已是校运动队的一员了。。有一次在市体育场训练。。我和我学校的教练碰见以前的羽毛球教练。。。想不到他还记得我。。。看到我参加学校运动队。。有些惋惜。。我猜他以为校运动队把我给挖走了。。其实也不是那么一回事。。。他说。。。如果我继续练下去的话现在都已经在省队了。。。我觉得他可能在我走后就没有遇到像我这样的运动员了。。。要不他怎么还会记得我呢?不过后来我看到孙俊获得世界冠军时就不停的想。。。如果我当时继续练下去的话那世界冠军是不是就是我的呢?。。。。知道是没有如果的。。但梦还是要做的。。… Read More


哈哈,原来我以前也会变魔术。。。那是在小学的时候,看了书以后发觉什么都想学。正好班上举办一个活动,我就说。。我来变魔术吧。。 第一个魔术是用一个装有满满火柴的火柴盒,一下子变成空的。当时书上让把所有火柴从中折断,把有火柴头的那边粘在火柴盒里。这样火柴盒就半边看上去是装满火柴的,半边看上去是空的。变的时候就先给人看有火柴的半边,然后偷偷的掉个头,给人看另半边的时候就是空的了。我变通了一下。你知道火柴盒是有一个套子和一个抽屉一样的里子,火柴就放在那抽屉里插在套子里。我又找了一个小抽屉,除去其中一个短边。这样这个抽屉就变成三面有栏而一面空的,像一个簸箕。我把这个改装过的小抽屉插在火柴盒的套子和里子中间。如果我想让火柴盒变满,我就把整个里子都推出来,这样火柴就出来了。如果我想把火柴盒便空,我就把那个夹层抽出来,而里子还在火柴盒里,这样火柴还是看不见的,观众就以为火柴盒是空的。。。这样的好处是不需要把火柴折断,可以给观众看超过半个火柴盒的火柴。。。 第二个魔术是一个会竖起来的鸡蛋。其诀窍是在鸡蛋两头打两个小洞,把蛋黄蛋清都吹出来。然后把鸡蛋的大头用松油封死,再从小头灌些细沙。这样鸡蛋就能竖起来了。。。远看也看不出破绽。。。我也做了点变通。。我只在小头那儿打了一个洞,吹进去气,让里面压强增大,然后倒过来,蛋清蛋黄就流出来了。。。这样就省去了用松油封死那一道手续。。。 等到真的要表演的时候,我就在前台拿出我那改装过的火柴盒,先把里子都推出来,让大家看到里面的火柴。然后我就把里子朝套子里一推,胳膊晃着圈,嘴里说着,变、变,手里偷偷的把那个夹层抽出来。。。然后手一停,很得意的把那个空空的火柴盒给大家看。。。谁知大家先是一愣,然后轰的一声就笑了起来。。。我还不知所以,忙把火柴盒转过来一看。。。原来我把火柴的里子往套子里推的时候没有推全。。。这样上面那个夹层显示了一个空的火柴盒。。。而下面那真的里子还露出了五毫米的样子。。。正好可以看见一个一个火柴头。。。第一个魔术真是彻底失败。。。:( 然后我还厚着脸皮做第二个魔术。。。旁边班主任看见鸡蛋上有个洞,知道是改装过的。。。忙说,把凳子架在桌子上吧,这样看着清楚。。。其实是,鸡蛋高了以后同学就看不见那洞了。。。哈哈。。。我还装模作样的把鸡蛋晃了晃,轻轻放在凳子上。。。鸡蛋果然站住了。。。同学也没发现什么。。。//grin…只是我中午回去的时候没有把那套东西带回去,就放在抽屉里了。。。下午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了。。。一个人幸灾乐祸的跟我说。。。原来你的鸡蛋里都装着沙子呀。。。我那可怜的鸡蛋呀。。真是尸骨无存。。。…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