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i’s Website Everything about Fei

October 29, 2007

Filed under: 往事如风 — Fei @ 12:01 am

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梦到了很多细节,好像亲身经历的一样。觉得这件事很奇。不过醒来之后很多细节都忘记了,只记得一些梗概。就把这梗概写下来吧,省得以后都忘了。。。

那是我从普林斯顿毕业以后被耶鲁的研究生院录取了,就前去报道。不过我去的地方不是New Haven的总部,而是西域的一个分部。那时已经是初冬,耶鲁的研究生院在一座很高的山的山脚(凌霄山?),外面已经下了小雪。我老远就看见耶鲁那石头垒成的四四方方的口字型楼。楼有三、四层高。在口字的一角,有一个凹进去的门和楼梯。外面挂着一幅耶鲁一个college的盾牌招牌。这座楼是耶鲁的一个college。这楼的后面还有几座类似的楼。楼的前面有一道栅栏,把里面的楼都围起来,好像一个山寨一样。我看看好像是要去这栋楼,就把我大大小小的行李都搬了进去。那时还不知道住在哪儿,就把行李放在走廊里,自己去办手续。楼里面暖气很足,我也就穿着一件T-shirt,在楼里到处跑。有一次排队的时候看见前面那人是位年纪很大的妇人,就和她聊了起来。发现她是耶鲁董事局的副董事长(梦中如此),而且也认识我的host family。就一起伤心了一阵。之后她跟我说可以晚上一起吃晚饭,就道别各做各事了。之间又和她碰到几次,但都不记得说了些啥了。那时我在嘀咕耶鲁的效率怎么这么慢,都几个小时了,我还不知道要住在哪儿。转眼就到晚上了,就和那妇人在dining hall一个很优雅的地方一起用餐。餐中我向她抱怨到手续没办完,不知道什么地方住。她到很爽快,说她会打声招呼,会有人帮我的。吃完饭后我就回到我放行李的走廊,闲逛了一会。就发现有几个长得很高,很粗壮的人向我奔来。其中一个人问我的名字,我就告诉了他,心里想,这关系还真有用,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。谁知其他人扛起我的行李就往外面跑。我急了,忙问他们干什么。他们反问,你不是要到你住的地方吗?我答道,是呀。他们说,这就对了,你学的专业和你住的地方不是这儿,是一个叫cupertino的地方,离这儿开车90分钟。他们就把我的行李往楼外一个很小的车上扔,那车比美国的车小很多,和欧洲的小车类似。然后他们上了车向我招手(也不知这小车怎么坐的下那么多人的)。我听他们一说才想起当时申请的时候看到说耶鲁在cupertino有一个分校的分校,旁边有一幅图,那是一个很小的两层楼的系,房子也不是石头的,感觉很孤零零的样子。当时只瞟了一眼,一点也没有在意,可没想到自己竟真的被分配到那儿去了。我真是怨恨交加,大声叫道:I don’t want to go to Cupertino。我要知道要去那儿就不申请了。。。

这一叫就把我给叫醒了。。。醒来之后好久我还想自己有没有真的去了耶鲁的那研究生院。。。

1 Comment

  1. […] 我总觉得自己很奇怪,遇到些很奇特的事情。就拿以前写过的一篇blog“奇事”来说,总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而我对以前做过的一个梦也觉得很奇怪。不过那个梦还是好解释。那年我有一个好朋友Princeton毕业。他挺有个性的,本科读的是物理专业,研究生报考经济专业。当时拿了好多offer,最后在Yale和Stanford中选。我当时在硅谷,自然怂恿他来Stanford了。Stanford经济排名第四,Yale只有20来名。想来也是来Stanford。不过他更有个性,为了Yale经济系下的一个方向,去了Yale,把我给抛弃了。害得我做了那个梦。不过现在他也后悔了。。。这是后话。 […]

    Pingback by 梦里的一部电影 | Fei's Website — August 9, 2009 @ 12:16 am

RSS feed for comments on this post.

Sorry, the comment form is closed at this time.

Powered by WordPres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