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 stock market is so volatile these days… and I have my own thoughts on its direction… although I know the market is unpredictable… any prediction is meant to be wrong… (and especially for an armature like me…) I just want to find a way to laugh at myself… so here is how I’m going… Read More


Preamble: wrote this article a while ago… so it is not “news” any more… Google just launched its googlepedia to compete with wikipedia… what is googlepedia? It is just like wikipedia with several notable differences: 1st, article authors are identified; 2nd, articles cannot be modified by others; 3rd, authors may make money out of their… Read More


Some time ago, I made a connection at Los Angeles airport, having only two hours to catch the next flight with another airline at this foreign airport… Even though I checked the floor plan in advance, I felt quite nervous. Fortunately, my plane arrived on time.. so I rushed out of terminal 4 with my… Read More


扬州小吃五花八门,我也有自己的喜好。其实那些小吃都吃了那么多年了,要说味道有多鲜美,也不竟然。这更多的只是我对儿时生活的美好回忆。。。 1. 扬州大煮干丝。这是扬州的一道名菜。干丝都是嫩嫩的,比美国那嚼不动的干丝强多了。里面配料很多,有小小的虾仁(比美国的salad shrimp还要小),新鲜的笋片,小菠菜,嫩鸡丝,等等。最主要的是,干丝要放在小鸡汤里煮,别的汤都不行。扬州菜做工精细,出了扬州就找不到了。我在美国还没有看见一家淮扬菜系的餐馆,可能和人工贵有关系吧。这道菜排名第一,主要是这菜以前很贵,买不起,就老是馋馋地想着它。 2. 油炸豆腐干。这是我在扬州经常吃的一个小吃。豆腐干要放在油锅里炸,等到豆腐干里炸得充满了气,鼓鼓的,就夹出来晾干。等到凉了以后要再放到油锅里回锅。这很重要,回锅的豆腐干才好吃。再次夹出来的时候豆腐干就不鼓了。这时候就把它剪成小块,加上作料,就好了。热热地吃最好。记得小时候经常买了吃,主要是便宜,七分钱一块。虽然只有七分钱,我也只有钱买一块。那买一块就不能剪成小块了,只能把豆腐干剪一个角,把作料灌到豆腐干的肚子里,再把豆腐干和剪下来的一小块一起给我。我就用手拿着豆腐干,先吸里面的作料,再一小口一小口的吃。那作料其实也就是兑了水的酱油。现在油炸豆腐干涨到了三毛钱一块(看来豆腐干还是很抗通货膨胀的,只涨了四倍),作料也丰富了。我也有钱买很多了,一买就是十块,虽然还是很好吃。。。可就是感觉不如买一块时的豆腐干了。。。其实这油炸豆腐干很不健康的,首先是油炸的,还不知道这用的是什么油,估计是什么地沟油 🙁 我也想过自己做,可豆腐干怎么炸都不鼓,只好作罢。。。 3.鸭血粉丝。这全名应该是镇江鸭血粉丝,不过我都是在扬州吃的,就把镇江两个字给省略了。鸭血粉丝,里面自然有鸭血,可我对鸭血不怎么感兴趣,主要是其他东西味道很好。记得小时候在离家不远处有一个新华书店,冬天里每天晚上在书店门口有一个游动的鸭血粉丝的小摊子。那时候每天晚上九点多钟爸爸就骑车带我到那小摊子去吃粉丝。粉丝五毛钱一碗,很是好吃。粉丝是山药粉丝,里面有两个半块豆腐干,两个小鹌鹑蛋,一点黄豆芽,绿叶菜,海带,鸭血,两片切得极薄的牛肉片。冬天里吃上这一碗热腾腾的粉丝,很是舒服。我叫爸爸一起吃,可爸爸觉得太贵,就看着我一个人吃 🙁 。。。后来也吃过很多粉丝,也自己做过粉丝,放了很多好吃的东西,也很喜欢吃,可就感觉比那时的粉丝差了些。在扬州正规店也买不到这种粉丝了。。。虽然在地摊上有时还看得见,可总觉得不是很卫生。。。就错过了。。 4.豆腐花。豆腐花就是极嫩的豆腐。做豆腐花最重要的是水要软,不能太硬。这样做出来的豆腐花才能入口就化,没有一点粗糙的感觉。作料其实很简单,加一些盐,榨菜粒,一些葱花,不能放酱油。以前在扬州小摊上吃的就是就是这样。后来到了北京,吃什么北京的豆腐脑,发觉比豆腐还硬,放了酱油和一些黏糊糊的东西,一点也没有清淡爽口的感觉。在普林斯顿就没有吃过豆腐花了。到了加州后到处找豆腐花。可能是加州水太硬,做出来的豆腐花都糙糙的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一次次找那失望的感觉。。。 5.盐水虾,油炸虾和水晶虾仁。我很喜欢吃虾,什么样的虾都好。最喜欢的是一种小河虾,很小,可以很容易用牙齿剥皮,大一点的虾反而不好了。虾其实怎么做都无所谓,小时吃得多的是盐水虾和油炸虾。虾要新鲜的活虾,这样虾肉才紧。死了的虾或快死的虾肉都是散的,就不好吃了。早先虾仁超贵,买不起。自己曾经买虾来挤虾仁,一斤虾才能挤出二两虾仁,才明白虾仁为什么那么贵了。后来虾仁便宜了,吃起来更简单,都不需要剥皮了,用勺子舀,一勺可以吃很多个。可吃起来简单,反而没有要剥皮的韵味了。。。 6.烫干丝。顾名思义,烫干丝就是热干丝加一些水。作料就是少许酱油麻油,最多加一些小虾米,上面放一片香菜做摆设。同煮干丝一样,干丝要嫩,而且显得更重要了。因为没有其他的配料了。。。 7.硝(肴)肉。硝肉全名也是镇江硝肉。我把镇江两字去掉,理由同上。很喜欢硝肉的味道,沾着醋吃更好。样子也是水晶剔透的。小时候婆婆还做硝肉,用的就是硝。后来听说硝有毒,就不用了,可味道总觉得差了一点。小时候硝肉也就是偶尔吃,婆婆生病后吃的次数就更少了。。。 8.油墩子。 油墩子也是油炸的。用一个铁勺子,上面糊上一些面粉,再放进萝卜丝或韭菜丝做馅,上面再糊一层面粉封上。放到油锅里炸成金黄色,就好了。小时候油墩子和油炸豆腐干是在一起卖的。豆腐干卖七分钱,油墩子卖一毛钱。后来不知怎么的,那些摊子只卖油炸豆腐干了。。。所以我吃油墩子的时间也不长,就排最后一名吧。 9.扬州包子。我其实并不喜欢下面三道扬州菜,不过它们挺有名的,就一并写出来吧。扬州包子是很出名的。很小巧,花样又多。我在扬州之外就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包子了。不过我从小不爱吃包子,就一直没有注意。。。直到我在外地吃了极其难吃的包子。。。现在对吃包子不怎么反感了。。。不过总体而言,也还不能说是喜欢吃。。。 10.扬州炒饭。扬州炒饭算是名声在外。说是扬州把扬州炒饭注册成了商标,别的地方就不能用扬州炒饭的名称了。就算在扬州,也只有三个地方可以用扬州炒饭的名称。别的饭店只能用扬州蛋炒饭作为名字了。其实注册商标也情有可原,扬州炒饭有二十多种原料,不同的餐馆用料不一样,把扬州炒饭的名声都败坏了,标准化一把也不是什么坏事。我以前不太喜欢吃扬州炒饭,觉得太油。现在吃扬州蛋炒饭也觉得不太精致,可能和不地道有关系。在扬州都吃不到扬州炒饭,更不用说在外地了。扬州没有在美国注册商标,美国的中餐馆还在用这个名字,不过做出来的饭我看了都想吐。。。。你们就别想吃正宗的扬州炒饭了。。。 11.粉蒸狮子头。首先声明,我从来不吃狮子头的,不过看看很多人对这菜有误解,我就说两句吧。很多人认为狮子头就是大肉团子,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。狮子头很像肉丸子,但其用料除了肉末之外还有好几种其他的原料,吃起来也比肉丸子更油,但肥而不腻。我从来不吃,也不记得是什么味道。不过外面餐馆把什么肉团子都称作狮子头,败坏扬州菜的名声,特此声明一下。…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