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起围棋,我还遇到一件很有趣的事。那时我在Princeton,围棋协会的头是我的一个朋友。有一次围棋协会举办一个丰云和棋友对弈的活动。丰云是中国第一个女九段。我第一次在电视上见到她时她还是中国国家队队员,谁想到几年之后她已经在New Brunswick开了一个围棋学校。来Princeton也是看看能不能也办个班。丰云来Princeton,我自然要去见识见识。就早早地到了International Center。丰云和一圈人下棋,丰云执白,其他人执黑,丰云是又让先又让子。丰云和一人下完一手后就和下一个人下,而那人就有丰云下一圈人的时间去考虑下一手棋。一般来说,丰云和这些业余选手下棋每手也就考虑两三秒钟,有时还要等对手想棋。而像我这样业余的业余选手也就是站在旁边看看热闹。。。 那些下棋的业余选手中有一个人叫Philip Warren Anderson,是Princeton物理系教授,1977年若贝尔奖获得者。这老头挺有意思的,喜欢下围棋。那次我正好站在Anderson旁边,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底。Anderson和丰云有一块棋在对杀,眼看黑棋不行了。这时丰云下了一手,就转到和下一个人对弈了。Anderson看着棋盘,犹犹豫豫地下了一手,随即又后悔了,把棋子拿了起来。。。谁知他没有拿起刚刚放下的那颗棋子,而是那粒棋子旁边的一颗棋子。。。这个小小的错误导致了形势完全不同了,白棋被无缘无故的紧了一口气。我和其他几个观望的人都在旁边睁大了眼睛,互相看着,可就是不敢出声。不一会丰云转了回来,我就仔细地看她的表情。只见她拿了粒白子就想往下放,可放到一半又收了回来,眉头稍微皱了皱,也没出声。我当时就觉得她看出来不对了。她站在那儿静思了二十几秒钟,下了一手,就静静地转身了。这样又下了几手,原来应该黑棋死的棋变成了白棋死了。Anderson指了指那死了的白棋,很得意地看了看丰云。丰云也指了指利用那死了的白棋构筑的外势,意思是那是一个转换。一切竟在不言中。 不一会,Anderson和丰云又有一块棋对杀。Anderson指了指他的黑棋,很confident的说:一,二,三,四,我有四口气。丰云也不甘示弱,数着白棋的气:一,二,三,四,我也有四口气。然后顿了顿,说:现在是我走。。。 🙂 Anderson实在是太可爱了。。。 后来CCTV来Princeton拍纪录片,我随口讲了这个故事,他们觉得挺好,要放到片子里。可我们觉得这样有损Anderson的光辉形象,就扣了下来。 再后来那位围棋协会的掌门人毕业了,就把围棋协会officer的职位禅让给我另外两个朋友。可这俩人都不会下围棋,也对下围棋不感兴趣。。。整个协会就衰落下来。。。现在这俩人也毕业了,不知道围棋协会现在怎么样了。。。… Read More


第一次接触围棋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那时中央电视台开了一个围棋的节目。当时看了看,觉得围棋很神奇,比象棋,国际象棋什么的有意思多了。就稍微了解了一些。那时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围棋讲解员了,什么华以刚、刘小光、徐莹的。只记得刚见到徐莹时她还挺丰硕。她和一些高手一起讲棋时经常被高手批。。。谁知一两年后她突然变苗条了,觉得很诧异。这次再在电视上看见她。。。没觉得有什么变化,就是不和高手一起讲棋了,要么是给四五岁的小孩教棋,要么找个赞助商一起讲棋。。。棋还是讲得很差。。不过她也从当时的三段升为五段了。。。看来棋力还是长了。。。 我呢?也就是看看围棋讲解的份。自己什么也想不出来。。。不过这次看围棋感觉已经和老早以前很不一样了。。难道这是经历不同了吗?… Read More


1937年12月13日,南京沦陷,国民政府迁都武汉。日军在南京进行长达数月之久惨绝人寰的屠杀、奸淫、掠夺、放火。其间具体遇难的人数已不可考。坐落于南京的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外赫然刻着“遇难者三十万”,可为参考。 今天,2007年12月13日,大屠杀已整整过去70年了,当年屠杀的幸存者及制造者多半早已作古。今天,屠杀幸存者直接或间接的后代们对此事有何感想呢?今天,我们“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”对此事又有何感想呢?今天,世界其他地区对此事有无感想呢?很简单。我们只需看看电视,听听广播,上上网,答案便一目了然了。如果我们进一步问问自己,在一百年后、两百年后的世界里,人们对此又有何感想呢?可有人知道? 我们可能并不能活在那时的世界里,对此事有个确切地观察。可我们可以问问自己对世界上其他一些事件的看法,开动开动脑筋,便能有一个大致的估计了。 秦始皇墓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宏伟,最壮观的陵墓了。其建造过程也可以说是最血腥,最残酷的。相传秦始皇墓动用了72万人38年时间,也只是部分完工。其殉葬的人数以万计,包括建筑工匠、王宫嫔妃、甚至王侯将相,这种规模可谓无人能右。这是国家有计划、有组织的屠杀。秦始皇已作古两千余年。大家在谈到他的时候,这件事能排第几呢? 成吉思汗也开创了一代帝国:元朝。虽然只有短短几十年,但其疆土的辽阔却是旷古未有的。中国人对这段历史有一种矛盾的情感。一方面,汉族被蒙古族人统治着,有一种亡国的悲凉。另一方面,元朝定都于现在的北京,作为中国的代言人,控制着广阔的疆域。而当时的蒙古人也成了中国人的一支,各位有没有一丝暗喜呢?抛开这些不说,成吉思汗西征时却也是及其残酷的,城池如被攻下,即被屠城,妇孺不留。这在金庸的“射雕英雄传”中可略见一斑。就是现在,西域的一些国家对此还是有所畏惧的。而成吉思汗的基因也成了世上传播最广的基因。我们对成吉思汗的认识是不是只识弯弓射大雕的天骄呢? 屠城的暴行满清也有染指。大家听到“扬州十日,嘉定三屠”时是不是首先想到韦小宝呢?是喜?是悲?还是无所谓呢? 南京大屠杀也被称为南京事件,Nanking Massacre,Rape of Nanking。对此我就不多说了。 二战时德国对犹太人实行了种族大屠杀,有说将近六百万犹太人惨遭杀害。由于西方传媒对此宣传很多,西方人了解的也较多。我们为什么会对此有所知呢?是热衷于西方文化吗? 二战的末期日本也尝到了被屠杀的痛楚。广岛和长崎成了日本永远的痛。几十万人在瞬间灰飞烟灭了,也许这样走会没有什么痛苦,也许。这是报应吗?这是他们应得的吗? 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是什么呢? 1994年,一百万人在短短三个月内被屠杀,是南京大屠杀的三倍。发生的地点却是长期被人遗忘的黑非洲:卢旺达。我们对此了解多少呢?一百万是一个数字吗? 紧接而来的是1998年的印尼反华人大屠杀。the first thing coming to your mind… is… what? 然后是911以及反恐战争。 有人说,当世界其他地方的人看见双子塔倒下的时候是兴奋,这是美国的悲哀。我说,这是美国的悲哀,也是世界的悲哀。。。 生活在其他地区、其他时间的人对南京事件有何看法呢?这正是我们对秦始皇、成吉思汗、扬州、嘉定、奥斯维辛、广岛和长崎、文化大革命、卢旺达、印尼反华、911 etc.的看法。 One million, is a number; three hundred thousand, is a number; three thousand, is also a number; and one, is still a number. But does number matter? Recently,… Read More